网站首页 首页 > 猎奇 > 宇宙 >  文章正文

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
发布时间:2018-09-04 11:14:01  作者:漫步宇宙  来源:漫步宇宙  阅读:207
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肯尼迪航天中心的34号发射架“阿波罗1”号
      宇航员维吉尔·格里森、爱德华·怀特和罗杰·查菲
      在上世纪60年代初谋划载人航天任务时,美国宇航局并没有过多考虑宇航员的“厕事”。1961年,宇航员艾伦•谢泼德成为美国飞天第一人。但在获得这一荣誉的同时,他也遭遇莫大的尴尬。在发射架上等待发射时,谢泼德实在憋不住了,最后像小孩子一样尿裤子。他的尴尬遭遇让宇航局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开始严肃对待宇航员的厕事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宇航员艾伦·谢泼德乘坐“水星”飞船返回地球
      宇航局需要制定一项靠谱的计划,避免宇航员在如厕时遭遇尴尬,但寻找解决方案并非易事。在1975年“阿波罗”任务结束后,工程师将太空如厕描述为“太空旅行中的麻烦事”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工程师采取了一系列权宜之计,包括便便袋、尿不湿、专为男性宇航员准备的小便套,有带子的马桶座以及造价1900万美元的便桶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专为男宇航员设计的小便套
      虽然仍旧是无重力环境,但这些工具的飞天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宇航员的舒适度。现在的宇航员都是太空如厕能手,不会让排泄物飞得到处都是。已退役的宇航员佩吉·惠特森最近表示,如厕是在太空工作期间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。惠特森创造了宇航局的一项纪录,太空逗留时间长达665天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1962年2月20日,一身银色
      “水星”加压服宇航员小约翰·格伦
      1961年5月5日,谢泼德成为入主太空的第一位美国宇航员。不幸的是,宇航局当时并没考虑到太空如厕问题。这一次的飞行虽只持续15分钟左右,但工程师忽视了谢泼德在发射架上的等待时间。在整流罩呆了一会后,谢泼德意识到膀胱已经不堪重负,随时都会“决堤”。但工作人员坚持让他留下来,谢泼德最后也只能尿裤子。他后来回忆说:“我当时穿的是棉内裤,很快就湿透了。等到发射时,内裤已经完全干了。”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埃德·怀特,第一位进行太空行走的美国宇航员
      谢泼德的尴尬遭遇让宇航局意识到需要为宇航员准备小便器。最初的一些小便器看起来很像安全套,共有3种不同尺寸。很显然,这种小便器并非为女宇航员设计。小便套由乳胶制成,连着塑料管、阀门、夹子和一个收集袋。它的设计存在缺陷,偶尔会出现泄露。
      在执行“水星-宇宙神6”号任务期间,约翰·格伦使用了小便套。这是宇航局第一次将宇航员送入轨道。此次飞行持续了4小时55分钟。在上世纪60年代的“双子座”任务中,宇航局首次尝试解决“太空便便”问题。最初的装置不过是一个袋子,用胶带固定在宇航员的臀部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1966年7月21日,“双子座10”号任务
      宇航员约翰·杨(左)和迈克尔·柯林斯
      宇航局表示:“排便后,宇航员需要将袋子密封和揉捏,让排泄物与一种液态杀菌剂混合,以达到理想的粪便稳定度。这是一项令人厌恶的任务,需要耗费很长时间。为此,宇航员在发射前通常只吃低农药残留食物和轻泻剂。”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“阿波罗11”号宇航员巴兹·奥尔德林站在月球上
      “阿波罗”任务使用的便便袋效果不好,毕竟它只是一个袋子。宇航局甚至为“阿波罗”任务期间收集的所有便便做了记录。不过,并非每一个样本都按计划收集。在1969年“阿波罗10”号任务期间,宇航员汤姆·斯塔福德突然说:“快给我一个尿布,便便漂出来了。”当时,约翰·杨也参与了此次任务。根据宇航局的记录,这个便便并非他的杰作。他当时说:“不是我干的。”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这款太空版平角裤可以装3.75杯尿液
      由于不可能在飞船外面使用便便袋,宇航局还为“阿波罗”号宇航员研发了所谓的“便便封存系统”。这个系统由两条采用吸收性材料的短裤构成。宇航局表示两条内裤用于盛装任何排泄物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奋进”号航天飞机将这个太空厕所送上国际空间站。
      这款厕俄罗斯制造对液态和固态排泄物进行分离
      随着航天飞机时代的到来,女性也获得入主太空的机会。为了方便女宇航员在发射和太空行走时小便,宇航局打造了所谓的“一次性吸收封闭平角裤”。它的外形与自行车运动短裤类似,在设计上用于吸收尿液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航天飞机马桶模拟器
      航天飞机配备了造价5万美元的马桶,被称之为“排泄物收集系统”。不过,这款马桶使用起来很不方便,桶口的宽度不到4英寸(约合10厘米),只有普通马桶口的四分之一左右。宇航员必须先在地球上练习,某些测试甚至安装了一个特制的座下摄像头,以便宇航员能够做到“稳准快”。宇航局的斯科特·韦斯特恩负责教授宇航员如何在航天飞机上如厕。他在一段视频中说:“关键是要对准。”如厕后,手纸不能扔进马桶,需扔到一个指定容器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2009年哈勃望远镜维修任务 麦克·马西米诺
      宇航员麦克·马西米诺表示上厕所的时候,他需要使用大腿约束装置,坐在马桶上的感觉就像在骑哈雷摩托。他说:“我不禁联想到《逍遥骑士》中的彼得·方达。没错,就是那个姿势。”在国际空间站上,宇航员如厕时使用一个迷你马桶。桶口与一个盘子相当,借助真空风扇吸走排泄物,另有一条装有风扇的管道抽吸尿液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已退役的宇航员佩吉·惠特森最近表示
      如厕是在太空工作期间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
      大功告成后,它们的便便被存放到一个塑料袋,最后装上一艘小货船,在重返地球大气层过程中燃烧殆尽。已退役的空间站指令长惠特森在接受“商业内幕”网站采访时表示遨游太空的感觉很奇妙,但太空如厕就太让人头疼了。“马桶塞满了,你就得戴上橡胶手套,用力往下压。”惠特森在太空的逗留时间超过宇航局的其他任何宇航员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意大利宇航员萨曼莎·克里斯托弗雷蒂
      介绍如何使用空间站上的马桶
      空间站厕所回收尿液的效率极高,大约80到85%的尿液回收再利用,变成宇航员的饮用水。惠特森希望宇航局能够更进一步,提高宇航员太空如厕的便捷性和舒适度。她说:“我们希望拥有一个闭环系统,可以回收所有水。”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2017年6月22日
      宇航员佩吉·惠特森漂浮在国际空间站上
      现在,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宇航员,在太空行走时都配穿所谓的“最大吸收服”。这款平角裤的名字来自于Absorbancies公司。Absorbancies曾负责制作最大吸收服,但现在已经不复存在。不过,宇航局还有不少存货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所谓的“最大吸收服”
      宇航员在发射、登陆和进行太空行走时使用
      空间站上的厕所也并非完美无缺,2008年5月就曾发生事故。庆幸的是,便便收集功能可以正常使用。当时与空间站对接的“联盟”号飞船也有厕所,但容量有限。小便的时候,宇航员只能使用尿袋。美联社当时报道称,空间站厕所罢工绝对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,因为空间站上就只有一间厕所。6个月后,造价1900万美元的俄制厕所抵达空间站,空间站从此有了两个马桶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国际空间站
      2017年,宇航局发起“太空便便挑战赛”,解决宇航员长时间穿航天服时的如厕问题,例如执行火星任务。撒切尔·卡登设计的一款装置拔得头筹,赢得1.5万美元奖金。这个系统采用一个放置在裆部的小接口,可以连接各种袋子或者管子,用于收集排泄物。它甚至能够让宇航员在无需脱下航天服的情况下换内裤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撒切尔·卡登设计的如厕装置
      赢得太空便便挑战赛的1.5万美元奖金
      卡登与妻子和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合作,用了数周时间制造原型。他在接受“商业内幕”网站采访时说:“所有设计都由我一人包办。我考虑过一系列设想。我认为排泄物应该被排到衣服外面。”宇航局尚不准备将该系统用在他们的航天服上,但可能借鉴某些方面的设计,进一步完善未来航天服的功能。
    宇航员在太空怎么上厕所?想摆脱尿裤子的命运 对准是关键
      撒切尔·卡登设计的如厕装置
      卡登集空军军官、家庭医生和航空军医多种身份于一身。他指出这一设计也可用于其它身体部位,便于进行急诊外科手术。卡登说:“进行腹部手术时,你可以将一个类似接口放在肚脐上。如果宇航员在太空中出现外伤,例如执行小行星采矿任务,可能会用到这样的接口。”